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シカいの祭]{贺.鹿丸生日}沉爱

2007/09/22 15:46

鹿丸生日

占位置


================幸福的分割线===============
还是老生常谈

盗文的爆全家菊花!

这是沉爱的第一章和第二章。已经5Q字达成了。我懒,就打了这么多进电脑
因为不用笔我写不出来。


顺便请大家指正别字~



沉爱


唯有沉爱,勾动心弦


Ⅰ.早熟

奈良家的小鬼成熟的早,说的简单点,就是早熟。
这个词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贬义词。到了这个从骨子里往外扩散开来懒惰的家伙身上,还是贬义词。姑且放下这个问题,说点别的。

一般人一天大概睡九个小时左右,忍者可能只有这一半,但是这奈良家的小鬼,几乎是开忍者睡眠时间之先河,能睡上十几个小时。基本上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虽说他IQ200或者以上以上再以上,EQ有待开发,难道天才总是在梦里思考么?不得而知。为这个,妻奴父亲以及烟鬼导师费煞了苦心,也始终想不到解决办法。

天才也是人,喜欢睡觉与发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某天才摆出那张镶嵌在脸上12个年头后悔人生的表情,无奈地被老妈出家门去训练场,在老妈那声“路上小心”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当作回答。

“儿子为什么从来不笑呢?老公?”
“可能是没有遇上什么能让他笑的事情吧,亲爱的老婆。”
“我这个当妈的都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唉,真是为他担心。”
“好啦,我美丽温柔的老婆,不要想真么多有的没得的事情啦,脸上会长皱纹的。”
美丽温柔的奈良太太望了望丈夫,又望了望远去的儿子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伯父!伯母!早晨好!”一抹眩目的黄色闯进奈良宅。
“是井野呀!鹿丸他刚刚出门,快去训练场吧。”奈良夫人和善地笑着说。
“那,我先走咯!谢谢伯母!”那抹金黄又跳出了奈良宅。

“井野是个好姑娘,真是有点委屈她了。”

山中家的丫头成熟的也早,也说的简单点,就是早熟。
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贬义的这个词,在这个充满了灵气的女孩身上,却变成了褒义。漂亮,会打扮自己,心之秘术一族的后代,有不输给任何一个人的个性,和奈良家的懒鬼以及秋道家的贪吃鬼分在一组,的确是委屈她了。
没能和她心心念念的团家二少分在一组,表面上来看,确实是非常非常遗憾的事情。嘴上时刻不忘超樱美,弄得山中家的妻奴父亲以及同样的烟鬼导师哭笑不得。
女孩也是人,喜欢争强与好胜又不是什么要遭天打雷劈的大错。漂亮的女孩嚼着小嘴,顺道去秋道宅揪起那青梅竹马的玩伴然后去训练场。

一天的训练完成后的固定余兴节目是烤肉店大战。要说是烟鬼导师好逞强好呢还是他始终没有钱包鼓鼓的那个命好呢,总之,赊账是每次都要上演的戏码。嘴里说着你们三个小鬼给我适可而止,心里想着这三个家伙,一个懒,一个娇,一个贪,如何是好云云,其实脸上挂着的浅浅微笑已然告知看戏的旁人,这个叫猿飞阿斯玛的男人很宠那三个小鬼。
或许看到这三个视为己出的孩子平安地长大,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优秀忍者,进而再成个家立个业带几个徒弟什么的,只怕是自己现在为数不多的愿望中想的比较强烈的那一个。
“呐,老师,在想谁呢?”说话的是唯一的女弟子,一脸不怀好意地笑明显的告知阿斯玛她在想些什么。
“啊哈哈哈哈……”
得到的是这般敷衍的回答后,女孩子终于忍不住开始反击。“木叶的人都知道啦,阿斯玛老师在想红……”最后那个字只溜出了一半便被一只大手给捂了回去。“老板!再家一份野猪肉!”话音未落,女孩的眼睛已由瞪圆变成了浅长型。
“真是的……”说话的人明显非常的无奈。而旁边那为后悔人生的男孩眼睛瞟了瞟桌角,便在心里不停叨念,树杈一般的手指造型可不可以变回正常样啊……诸如此类。
烤肉桌上的四人,各怀着无关紧要的心思。
造物着很神奇呀。

“鹿丸,负责送女孩回家哦。”笑眯眯
“麻烦。”面瘫中
“本小姐不少你一个男人。”不屑
“晚饭吃什么好呢……”认真的想
“不是吧,丁次……”异口同声
“鹿丸,伯母不是叫你去井野家拿东西的么,忘了可是很糟糕的……”
“啊……!”
“哼。”山中家的丫头很利索的甩了一下头。
凤梨头的男生很不情愿地跟在黄色头发的女孩身后,女孩走过丁次身边时,轻声地说了什么,女孩身后的男孩虽然还是那张怨男脸,但也催着前面的女还快走。
“很和谐的一幕啊,你说是不是啊,丁次?”
“……老师,刚才鹿丸笑了。”丁次没有望着阿斯玛。
“……啊?你刚说什么丁次?”
“没什么。明天见了,阿斯玛老师。”
“啊……拜拜……丁次是不是没吃饱还是受什么刺激了?”
看来秋道家的小鬼也早熟的很啊。

Ⅱ.装睡
中忍考试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个契机,对某些人来说却是一个蜕变的过程。由未经世事的孩子脱胎换骨成独当一面的忍者,女孩变为成熟妩媚的女人,男孩变为英俊强大的男人。大体来说是如此。于是要懒变勤?娇变谦?似乎不可能……那么贪呢?没有变的可能……吧……
但是当懒与上霸会是如何?娇遇上艳那又会是怎样?
你问贪?
强气艳丽的女王对贪是没有效果的。
鹿丸很不幸地遇到了他生命中的第三个女人,那个强势并美貌无双的砂国公主。简称扇子公主(汗||||还是四个字6根本不叫简称= =)。很不巧的是,这漂亮的女人有着和他生命中第二个女人同样的发色。只不过要短许多,而且扎着奇怪的四个把子。
为什么要扎着四个把子而不是一个、两个、三个,或者五个,六个,七个?真的是很扎眼啊。还是井野的长发加一个马尾好看。鹿丸还是一张如水鬼俯身一般的脸,很不情愿的出了家门。
“鹿丸,你很慢也。”嘁叱咔嚓的又拆了一包薯片。丁次有点埋怨。
看着那一地薯片渣和到处乱丢的空包装袋。鹿丸知道,自己又一次睡过了头。
“鹿丸!今天是说明会的日子!我们就要迟到了我拜托你打起点精神来好不好!”
为了不使这怒火波及到自己身上,丁次已经迈开了步子踱出了老远。
女人真可怕。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真不知老爹是如何得出再凶悍的女人也会有温柔的一面这个结论的。
每次在老妈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
“鹿丸!你到底在想什么!要迟到了啦!”
“知道了知道了。”不敢抬头,只是怕被那双湛蓝眼睛所发的强光给刺到。
抬不起头么……
说明会永远都是千篇一律的老一套。不听也罢。身边的两个,一个与春野家的大眼瞪大眼,一个往连通着宇宙的胃塞着薯片。真是的,麻烦死了。很麻烦很麻烦啊…哈欠连天。
“鹿丸,你又在想什么?”丁次凑过来问。“…………”被问的人写了满脸的麻烦不愿回答。
“你不想说就算啦。”
“丁次,我发现你最近很多话。”
“是么?”抓起一把薯片,“对了,我听说砂国公主,就住在你家不远的那间旅馆。”又抓起一把,“丁次,你到底想说什么?”听的人有些莫名其妙。“你如果对她没意思,那我就开始行动了哦,鹿丸。”丁次一脸的认真,而鹿丸的大脑已经被一大串问号包围,在问号的指使下,很不自然地说了声“啊……?”
丁次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
“他果然还没吃饱。”
鹿丸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中忍考试真的很麻烦啊,很麻烦很麻烦啊。不仅麻烦差点连命都搭上去了,多亏鸣人那小子给开的两个地洞,否则真的很有可能被扇成筛子。还有那砂之国也很无聊啊……差点就作古了……
躺在后山,嘴里叼着不知名的草,就这么有一茬没一茬的想着这些有的没得的事,不是自己想偷懒,而是一想到只有自己一个成为中忍这么麻烦的事就泄了大半的气,做什么都提不起劲,老爸老妈为什么就那么高兴呢?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本想听听小花小草的声音,但是耳边响起的却是“鹿丸你果然又在这里!”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吼叫。
“井野,你就不能稍微像个女孩子一样温柔的把我叫醒呢?”掏了掏耳朵,慢慢悠悠地坐起来,缓缓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很显然身边的金发美人不买账。“哼,本小姐的温柔当然是要留给佐助。”
“切……”鹿丸不屑地撇了撇嘴
“你刚刚说什么……?”关节嘎嘎做响,显然凤梨头一脸不屑的神情已经惹恼了那金发马尾。
沉默,沉默。……
还是沉默。
井野转了个身,背对着依旧懒散地坐在草地上的青梅竹马。
“呐,鹿丸,祝贺你成为中忍哦……”说话的女孩脸上泛起些许潮红。
“哦。”
“手鞠她,很漂亮呢,而且也很厉害……”
深厚的人并没有再次出生。
“你觉得呢,鹿丸?”井野认真,试探着。“下次中忍考试,可就危险了啊,竞争对手又加了,她那么厉害……”
背后的那个凤梨头像死了一般默不出声。
井野急急地转过身来……
“鹿丸——!”
奈良家的小子居然又睡着了。山中家的姑娘无奈地叹了口气,蹲下身来,用那带着许多细小伤痕戳了戳已然熟睡的人。
“真能睡呀……咦,耳钉掉了一只呢。”说着伸手取下自己左耳的耳钉,“总是这么不小心,丢三落四的,以后看谁要你!”拍拍手,“戴好了~……唉,”近乎宠溺的语气,“算了,回去给他留碗饭好了。”
漂亮的女孩再次转身,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还在熟睡的人。
“她还是那么好骗……啊……”若是让她知道刚刚自己是在装睡肯定会吃上一记加仑。
摸了摸,自己的左耳,取下耳钉,在阳光下照耀出璀璨的光芒,眯了眯眼。

「她帮我戴耳钉呢……」
「她知道不知道她的味道很好闻呢……」

忽的就把那银制的耳钉放到了鼻子前,努力地,长长地闻着,于是,于是,把那小小的东西再往下移了个2厘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装睡真的是有很多好处的。脸颊莫名充血的奈良家小鬼坏坏地想着,宝贝似的把那耳钉戴好,继续看云听风去了。
远处的秋道家小鬼叹了口气,破天荒地第一次把丢了一地的薯片袋全数收好带走了。
看来今夜秋道家的小鬼注定要装睡了。

テーマ : シカいの祭 - ジャンル : 日記

きれいな誓  | コメント :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