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花田无责任日常]迟到

2008/07/26 15:26

FREE的唠叨:
终于在某个晚上爆发了爱开始动笔了。果然是特别特别有爱的,所以居然没有用笔来写,而是直接用键盘敲打。
因为是日常,所以免不了会写的有些细(其实你是为了骗字数吧……),希望大家见谅
其中会有自己的想象(很多),各人的性格也会不同程度的添加自己的想象进去(希望大家能接受,笑)。
写到后面感觉都像花田中心,西浦日常了(我已经发现阿部在瞪我了)。
废话先说到这里,剩下的,请大家自行欣赏~
最后,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禁止轉載!
===========================================

泉发现队长花井总是有意无意地傻笑。在练习赛以后。
作为队中比较成熟冷静的(自封的)一员,泉觉得有必要探个究竟。
“花井……花~~~~~井~~~~~……花井!”
叹了口气,对眼前这个叫了三声依旧没有反应的人产生了一些绝望。
一个钱包,有那么好看么。还露出诸如少女情怀总是诗的表情。
应该是少男才对。
偷偷地走上前去,却看到了队中某天然呆的照片。
记得上次看到,应该是他那一对双胞胎妹妹的照片呀……

“花井,有什么那么好笑的?”明知顾问。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队长,不过坏心眼全开,也就无法阻止了。
“啊,没什么,就是……”
“就是,看着田岛君自然而然地傻笑?”
“啊……是……不!不是的!”
“哈哈,开玩笑的,紧张什么~”
“泉!!”
“部活要开始咯~而且,我们好象迟到了……”

这种事情,也不要说的那么清楚吧……泉那个混蛋。
摸着光光的头,今天西浦高中硬式棒球部的队长花井同学,也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以及满脑子的无奈。

“糟糕!迟到了!”
花井梓,社团训练首次迟到。


“泉,怎么现在才来?”
“啊,巢山,没什么,开始练习吧。”泉轻松地说
“你还真轻松啊……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冷空气的降临么……”
“巢山你今天很奇怪也……”

“泉同学,今天你很悠闲嘛~~~~~~~~~~”
“啊——————!教练!”对于突然凑到耳边用十分恐怖的亲切声音发表关爱宣言的教练,泉孝介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对不起!我马上去练习!”大幅度地弯腰后离开开溜。
当然遭到恐怖关爱的不止泉孝介一人。背负着压力的队长花井同样也寒颤不止。

“真希奇,队长居然迟到了。”正在做着暖身运动的荣口对水谷说道。
“是啊,那个准时的花井梓也……”
“水谷,别停下来,教练在往这边看了……”
“啊,糟糕……换我帮你压腿吧~”
水谷文贵和荣口勇人,首次看到花井队长社团训练迟到。

“西广!今天的打击也很有力哦!你真的是初学者吗?!”
“啊,冲,被你这么一说,真不好意思呢~”
“那么放学后请教我数学吧~”
“好的,没问题。也请冲多多指教咯~”
西广辰太郎和冲一利,正相谈甚欢。很遗憾(?)没发现首次社团训练迟到的花井队长。


“阿……阿部君,那……那个……”
“恩?什么?”
“不!不……没什么!”
“三桥,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啊,你这样会被人误会为我在欺负你啊!”
“是……是……”
“是什么啊,快说啊。”
“就是……就是……那个……那……”
顺着三桥的手指着的方向,阿部怀疑地看了一眼……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现,正准备发火,但是转念一想,要怀柔,要怀柔,于是忍着想打人的冲动对三桥说:“今天你的球也投的非常棒哦~就这样下去吧~!”
“恩……恩……那……那是……阿部君的功劳~”
最终看不下去三桥廉那懦弱的样子,阿部隆也还是怒气冲天地顶住了三桥廉的太阳穴。
阿部隆也,由于专注于三桥廉,而没有发现社团训练首次迟到的自家队长。被顶过太阳穴之后的三桥廉,也从眼眶里迸发出朵朵泪花,最后根本忘记要告诉阿倍队长迟到这件事。

“巢山…………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啊……”泉幽幽地说道。
“那个……你知道队长今天为什么会迟到么?”
“啊?那个啊……嘿嘿~~~~~~~”
“巢山!泉!训练不专心!跑圈加倍!”
“啊~~~~~~~~糟糕了……”
“花井真过分啊……呐,巢山,等下我再跟你说……”
巢山尚治,大概是第一个发现泉孝介和队长花井迟到的人,正用强烈的好奇心加着自己的跑圈数。

“田岛,今天……恩……训练完后……有时间……么……”
“有啊!呐呐,队长什么事?!是不是有好吃的?”正在做打击练习的田岛,兴奋地询问着。
“啊,其实也差不多啦……”
“那么为什么要训练完以后呢?有好吃的不能大家一起吃么?”
某呆用无邪的目光并着傻气的问话一句一句刺激着花井。15岁的眼光好少年花井梓,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不知道是谁今天中午过来拜托我要我晚上帮他补习英语应付明天的小考还在这振振有辞地给我说着傻话算了我也认命了……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花井你不要那么大声嘛!”嘟着嘴,红了脸。

“队长!不要欺负田岛了啦!”
“是啊是啊,快开始练习吧!”
“队长在田岛面前真像小孩子呢~~~~”
“不对不对,明明是保姆兼家庭教师。”
“是啊是啊,队长最偏心了。”

这边厢,某光头已经忍无可忍不能再忍地再次爆发了
“你们这些家伙————!”

“呐,花井为什么生气了?经理你知道吗?”
田岛悠一郎,作为西浦高中硬式棒球部的神,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队长花井梓迟到的罪魁祸首。
“这个……,田岛君需要饮料嘛?”
筱冈千代,棒球部经理(唯一的),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知道却不能说的痛苦心理。

“好啊好啊!我要饮料!”田岛再度兴奋起来。

“今天,少年们也很有朝气啊百枝教练。”
“他们还完全未够班呢志贺老师!”

远远地,某两人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而这边,队长花井梓,15岁的好少年,在阳光下,扶了扶帽子,很是宠溺地看向了某个地方。
西浦高中硬式棒球部,今天的训练也照常进行着。

テーマ : 腐女子日記 - ジャンル : 日記

花田无責任日常  | コメント :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