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贺文][乾果]一石二鸟

2007/03/31 15:33

称得上是后记
天……我终于写完了……
后面有访谈,但是我想看了大家的反应后再放出……
因为……这篇写的实在是不好= =
毕竟是写乾和自造女角的CP……讹……偶只写的出BL啊……BG也只限于鹿井文= =
构思在确定了要写什么之后就有了。但是写来写去就是觉得该写的没写不该写的EG一大堆= =
本来是想写篇82文的。最近偶82情节严重泛滥嘛~
吃醋是最先想好的。其他的都是只有文名没想好内容。但是写着写着就自然的连了下去。果子要求不变白痴,最后我是给你大翻身了啊!
因为一直以来乾都是被你吃的死死的嘛,你才是最终大BOSS嘛~

也把自己写了进去。小配角一名。同时被我抓来当炮灰的还有可怜的MOMO同学。真的是很可怜啊……
想来就偷偷笑

那么文在下面……希望大家不要看到一半就来打我
我还是早点溜的好

SA~谢谢观赏~
另:帮我指正下错字啦~


一石二鳥
那名為果子的鳥,生生世世都跑不了了。

一. 筆記本
又失敗了。
這次的計畫超完美的為什麼又失敗了!
果子兀自在那揮舞著小拳頭。瀑布淚嘩啦嘩啦地流著,繼而又咬著衣角一臉不甘心的發出奇怪的哼哼聲。哼哼唧唧了老半天,最後還是以囧著臉的失意體前屈做了一個完美的收場。
因為果子頭乾的筆記本的行動又再次的、意料中的、一點兒懸念也沒有的失敗了。
某LOLI不住歎氣。從國中開始交往,直到高中,外人眼裏是甜蜜的戀人模範的夫妻,其實只有果子才知道個中辛苦。
她一直都是“受壓迫”的一方!
按這個邏輯來說,乾貞治就是一個惡魔,一個以欺壓弱小LOLI為樂的壞蛋。
哦哦。旁人,比如說她的密友Free,自然是很清楚事實到底是怎樣的。
某果決定一個禮拜不理她心愛的乾。所以,某人很自然就成了她傾倒苦水的地方。
“不就是個破筆記本嘛!有什麼了不起的!別說看了,連摸都不讓摸一下!嗚——!”
某果在某F的床上使勁的滾床單,握成饅頭樣的手連續的虐待著床上的抱枕。“不幹嘛不幹嘛我不幹嘛!”哭的梨花帶雨的某果最後以咬牙切齒撕扯某F可憐的抱枕做了一個完美的收場。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你這麼想看他的筆記本呢?”
“因為……因為……”某果玩弄著食指,眼神在左閃又躲,“因為倫家想看嘛!”
說完便學鴕鳥的樣子把頭塞到被子裏去了。
“我拍爛你的屁股!你……你居然還敢給我臉紅!”某F作勢要抓那縮成一團的人過來猛K一頓,不料。
那笨蛋用KIRA的眼光望著手已揚起的某只。

名為插播的小劇場。
Free的內心。
你明知道我最不能被閃了。你明知道我多KIRA KIRA的LOLI最沒有抵抗力了,你還使勁閃我。好吧,我認命了。
-------------結束的分割線-----------

“好吧,我去跟你親愛的乾交涉一下,OK?”
“嗚……”
“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啊?”
“不要跟他交談超過十句話哦。”
“看我拍不死你!”

第二天
“我說乾啊,你把那筆記本給她看下不就好了,何必搞的那麼神神秘秘。”
乾笑臉無語。
“這人情我來欠,就算滿足她一個要求,你總該滿意了吧。”
依舊無語。
“當初可是我幫你拐到她的,忘恩負義的傢伙……”
……
“好吧,我知道了。我家那只貓的近期資料通通給你,行了吧。”
“成交!”
這次輪到某F無語了。
不過順利拿到了筆記本。

“給你。”(我花了多大代價才拿來的……)
“哇——!”某過猛撲上來。
“記住欠我一個人情哦~”某F眉毛一挑,心想,最後也是你欠他一個人情,偶可以脫身了~
“快看吧。”




“你做啥又用那種星星眼望著我啊。”
“這上面……什麼都沒有嘛……T____________T”
“什麼?!給我看看!”

某腹眼鏡家。
乾其實一直想弄明白,他的筆記本有那麼好看麼,還差點鬧到要分手。
看著床那邊幾大箱子的筆記本,乾歪著頭想了許久。
或許是想到了什麼,掀開枕頭,拿起那不應在男生臥室裏出現的筆記本——是有著可愛圖案一眼就知道是女生用的。
某腹寶貝似的打開那本子,笑容慢慢的爬上少年的雙頰。
折中鐵迷幸福的笑容足以讓人類毀滅……要是再想看見,恐怕要等到與某人新婚的時候了。
而新婚,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有櫻花花瓣從本子上飄落。
乾很小心的撿起。花瓣有些發黃。看得出有些年月了。繼而夾好,又放回枕邊。
伸了個懶腰,抽出一個新筆記本做資料分析了。

SA~誰知道裏面寫些什麼呢~

二。落櫻
人生只若初見。
乾一直4都記得與果子初見的那天。
想來那天也不是特別晴朗,也沒有什麼預兆,也沒有什麼人推波助瀾,那麼,到底是怎麼遇上她的呢。

國中一年級。
那時他已是一個資料狂了。夜以繼日,無時無刻不在做的資料收集與資料分析的事。畢竟這學校怪物太多,而往後會有更多怪物。不得不杞人憂天。
人的體力總是有上限的。
所以我們年少無知(?)的資料同學在某個中午不知不覺睡著了。睡在一棵櫻花樹下。
那樹很大,而此時正是櫻花開的季節。風一吹,便有許多花瓣落下。
而那天天公作美(?),風刮的特別大,所以我們可愛的(?)的資料同學身上不久便落滿了花瓣,到後來大有把他花葬的趨勢。
應該說這是為女主稍候出廠做了一個鋪墊?伏筆?還是別的什麼呢?
等到果子出場時,早已看不出那樹下還躺著一個人。
果子覺得天氣很好(?),好到不去睡午覺就覺得對不起自己。
所以她也挑了棵櫻花樹,想美美睡一覺。進入水面準備狀態的人,視力總是會下降的。
到樹下便與地面來親密接觸,而那快地面正好就是某眼鏡同學。
他嚇了一跳。
以為有隕石掉落。
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個屬綿羊的天使。睡相極其可愛,還流著口水。這麼沒有心機,不知道這裏站著一隻狼麼~
從沒看過如此景象的乾……紅了臉。
忽然壞笑浮現。抓了大把大把的花瓣撒在她身上,準備也來個花葬。
很快便完工。只露出了個小小的腦袋。湊近了看,忽然又把眼鏡摘下來瞧。
看入了迷。
最後我們的眼鏡同學忘戴了眼鏡,忘帶了筆記本,便回到了教室。隨後引起一陣恐慌。
紛紛以為世界末日。
只有當事人自己才知道,自己只是有些心猿意馬而已。
嘿嘿,只是……有一些而已嗎?
眼鏡與筆記本最後回到了自己手上,只是眼鏡還是那眼鏡,而筆記本卻不是那筆記本了。
沒有過多去追究。理所當然收下了。
然後寶貝似的收好。部活開始前,又去了那櫻花樹下。
伸出手,任落櫻飄落在自己的手上。仿佛在跟什麼對話似的,喃喃自語著。
然後把那花瓣夾進有著可愛圖案的筆記本裏。
天知,地知,你不知,我知。

三。吃醋
周圍的人都感受到了強烈的寒冷空氣與低氣壓所到來的不適。
而那中心便是某眼鏡少年。少年周身散發著的怨氣足以毀滅任何生物。
一時間,“乾在生氣”的警報在眾人心中響起。
千萬不要靠近!除非你想死。
那邊廂。某名為桃子的梳著沖天髮型的少年,正口吐白沫的躺在保健室裏。
事情其實超級簡單。
某LOLI來找低她一屆的某F班上還某物,然後某LOLI很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鞋帶,然後很華麗的全身撲向前,然後被人接住。
事情到這本可以結束並圓滿收場。
但是某LOLI站穩後準備再往前走時又踩到了自己的鞋帶,然後很自然的想抓個什麼東西來支撐。
所以便自然的抓住了剛剛救自己免遭與地板撞擊的人。
就是那名中帶桃髮型沖天的少年。
等眾人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後,這兩人的嘴已經對上去了。
真的是不小心才對上去的。
很尷尬。
隨後響起了一個陰森森的聲音。“你們在幹什麼?”
聲音的主人正是乾。
周圍的溫度迅速降低,教室裏的日光燈莫名的熄了幾盞。
接下來。桃城同學還未辯解就被灌了一寶特瓶的超級乾汁。
果子被扛在肩膀上離開了教室。
某F,大概是這事件的引起者,但又確實不幹她的事。
Free先替果子默哀了一會,然後就把桃城拖去了保健室並很HD的替他請了一個星期的假。

這邊廂。
“他的唇很好貼不才貼的麼?”很生氣
“我又不是故意的……”很委屈。
“那就是有有意的?”很惱火,其實又是在逗她玩。
“才不是!怎麼可能!小肚雞腸你!”有點惱火。
“那他和我的唇相比,誰的比較好?”不懷好意
“你都沒有吻過我!當然是他的比較好!”聲嘶力竭
“…………”KISS的聲音
“記住我的唇,它只為你而留。”柔聲細語
“恩……”臉紅臉紅臉紅紅紅紅紅。
“你的唇只屬於我,記住了。職能由我的唇來品嘗,記好了。你永遠都是我一個人的。
然後某LOLI暈倒了。

四。生日
高三快結束了。意味著離分離的日子不遠了。
果子很憂鬱。當初從青學初等部升上高等部已經很不容易了,而現在的升大學……
不是自己不想升入大學,誒是力不從心嘛。
雖然乾表過態自己不上大學沒關係,他樣自己綽綽有餘,但還是不甘心。
所以果子卯組了力全力復習迎考。
於是累倒了。
乾非常的不高興 。從那張被水鬼俯身的鐵青臉看的出來,他非常的生氣。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由於她暈倒的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本想送的禮物給她的驚喜也沒送出手。
按這個邏輯應該是果子悶悶不樂才對。
但是乾就是不高興。
因為他的寶貝果子累暈倒了!
強壓住心頭的興奮去她的教室找她準備把禮物給她順便再做一件足以讓學校爆炸的事,結果一進門便被告知那不關心自己身體的大白癡已經被送去保健室了。
顧不得想是男生抱她去保健室的還是女生抱她去保健室的便急急跑去保健室了。
見著他的果子在床上熟睡。
實在是很想拎她起來臭駡的,想想還是算了。
掏出那禮物放在床邊,吻了吻額頭便走了。
什麼禮物呢?
沒人知道。
只知道那只果又再次暈倒了。

五。新婚
“你到底還想以那種姿勢在窗臺上站多久!“
啪嗒,門被關上了。緩緩走過來的男人微微有些惱怒。
順著他的視線望去,穿著和服,打扮俏麗,本應該是倒在新郎懷裏的人兒,卻一腳踩在凳子上,一腳踩在窗檻上,雙手抱著臂膀,一張好似誰欠了她幾百萬似的臉氣鼓鼓的,嘴巴噘的可以掛個茶壺一點也不為過。
“我們都已經拜過堂了,字也簽好了,都公證了你還想怎樣。”
男人仿佛看戲一般靠在衣櫃邊。那離窗子最進。
“……哼”以“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姿勢站在窗戶上的新娘偷望了一眼新郎又臉而紅紅的扭了過去。
新郎看在嚴笑在心裏。真是可愛。
“你不喜歡酒味,我先去洗澡。”
窗戶邊上扭曲造型的人兒心裏其實很受用~
盯著男人走出了房門,果子立刻如瀉了氣的皮球一般做在了窗檻上,靠著窗沿。
“他拽什麼!拽什麼!這明明就是騙婚!誘拐無知少女!
不就是三天兩頭想吃酸的而已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結果人人驚慌地說些叫人聽不懂的話。說什麼乾,既然做了就要好好負責,果子,我們不會讓你受到委屈的。哼,明明是你們想看戲罷了!
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嫁給了他……說好24歲才結婚的……打滾!
混蛋,婚禮上還盡說些奇怪的話……”
某果在那兀自生著氣。自顧自的喊著
而門外的男人已經快忍不住要笑出聲來。拼命忍著,想聽那可愛的人兒把話說完。
“哼,他一會過來我就跳下去!急死他!”
門忽然被撞開,某果還來不及恢復那扭曲的造型便已經被卡死在窗戶和那個人之間了。
“你剛剛說什麼?”男人有些惱怒。怎麼探上這麼個不解風情的人啊。她密友某F和她的貓的新婚夜可是幸福的不得了(某F:你怎麼知道的……),為什麼我要在這裏吹著冷風哄著要跳樓的老婆啊……(你自找的)
“你……你……你再過來我就跳下去了!”
“那你跳啊~”
“你……你以為我……”
“以為什麼?”
“……”
哼,就她那點小把戲我還不知道麼,窗下早就放好了墊子,不然她哪敢站在窗邊。這個恐高的人。
順勢把心愛的人抱了下來,緊緊擁著。
“不要鬧了。到底要我怎樣你才滿意啊。”
“怎樣啊……”某果一反往常閃著淚光的星星眼造型,XE地笑著,“你把你吃的死死的我是永遠不會滿意的~”
乾知道自己跑不了了。
本想用石子擊那名為果子的鳥,讓那鳥自己落下正中下懷。不料卻自己被彈回的石子擊中了。
一石二鳥
一生一世
正劇完結
訪談稍候放出~

テーマ : 腐女子日記 - ジャンル : 日記

きれいな誓  | コメント : 5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

看完了……喝湯水被嗆個半死……好多錯字……溜……

| 2007/03/31 |  17:02 | 果子 #- |  URL | 編集 |

指正啊!错字指正啊!
我怎么觉得偶这次错字应该少些才是= =

| 2007/03/31 |  18:54 | 热的要死要活的某F #- |  URL | 編集 |

都給你改了……因爲不感興趣,所以看得不是特別仔細,可能還會有。
說個廢話,不愧是挫敗字,好多很噴。
的地得的錯誤好多,只給你改了幾個,反正不礙事。


因為果子偷乾的筆記本的行動又再次的、意料中的、一點兒懸念也沒有的失敗了。

哭得梨花帶雨的某果

眼神在左閃右躲

你明知道我對KIRA KIRA的LOLI最沒有抵抗力了

何必搞得那麼神神秘秘

這種甜蜜幸福的笑容足以讓人類毀滅(你居然可以連挫敗四個字……老婆我,很佩服。囧)

乾一直4都記得與果子初見的那天(這句話你老婆我駑鈍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要表達“乾一直死都記得與果子初見的那天”,所以到時候你自己看看吧。)

不得不杞人憂天。(?未雨綢繆比較適合這個語境吧???)

應該說這是為女主稍候出場做了一個鋪墊

進入睡眠準備狀態的人

而那塊地面正好就是某眼鏡同學

教室裏的日光燈莫名地熄了幾盞

“他的唇很好貼不才貼的麼?”(這句我覺得看不通,又不知道你是不是要這麽表述,指出來自己看。)

那就是有意的

只能由我的唇來品嘗(還有這一段末尾引號沒引回來~)

而是力不從心嘛

他養自己綽綽有餘

所以果子卯足了力全力復習迎考

從那張被水鬼附身的鐵青臉看得出來

那離窗子最近

姿勢站在窗戶上的新娘偷望了一眼新郎又臉兒紅紅地扭了過去

新郎看在眼裏笑在心裏

果子立刻如瀉了氣的皮球一般坐在了窗檻上

| 2007/03/31 |  20:52 | 你善良而且不怕麻煩的老婆 #- |  URL | 編集 |

好多……没有改的欲望了……那访谈还没弄上来咧- -
话说去鲜网弄了个专栏= =
结果那破地要一个月至少更新一篇,不然封。鲜网好麻烦!

| 2007/03/31 |  21:13 | 满脸线的某F #- |  URL | 編集 |

鮮網本來就要求很嚴格~不過1個月1更不過分。

| 2007/03/31 |  21:22 | 不愛氧氣 #- |  URL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